首页  »  众邦学院  »  学员心得体会

【演讲征文十佳作品】龚源:月亮与六便士

发布时间:2017-8-22 作者:龚源 字体大小:

      大家好,我是来自众邦体育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的龚源,很荣幸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同在座的各位分享“我心中的众邦”。      上台演讲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陌生,7月份刚刚在爱邦酒店主持了两场员工活动,紧接着8月份迎来了众邦学院成立一周年,我又在同事们的推选和鼓励下,参加征文比赛然后今天站在了这里。我是今年5月1日入职爱邦酒店,8月1日调往众邦体育,在这短暂的3个月里,坦白说,公司与我在双向了解的过程中确实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一开始我也曾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凭着数月的工作经验,就站在这里向在座的各位资深众邦人去解读我心中的众邦,然而,经过一番认真的思索之后,我认为正是因为大家还不熟悉我,我更应该积极参与公司各项活动,增进我们彼此的了解。今天既然来了,我真诚的希望每一位选手包括我自己,都能够充分享受这个比赛。我杜绝照本宣科、坚决不做文字的搬运工,而是结合我自身的实际情况,来发自内心的跟大家谈一谈“我心中的众邦”。
  
  2008年,我参加了澳门科技大学的国际大学生项目,作为国际交换生前往美国佛罗里达洲立大学学习交流,并在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美国奥兰多迪士尼世界工作七个月。就像众邦学院一样,迪士尼创立了自己的迪士尼大学。长期以来,作为全球500强的龙头企业,迪士尼公司以出色的领导力、团队合作精神和优质的顾客服务享誉全球,却很少有人知道迪士尼大学在其中起到的关键作用。迪士尼是我从象牙塔里步入社会的第一份全职工作,它的企业价值观洗脑式的注入我的脑海,多年后,我仍然发现有很多工作中的习惯是从那时起就根深蒂固的。我也越来越能亲身体会,迪士尼公司之所以能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培养出富有激情、忠诚且将顾客永远放在首位的世界一流团队的秘密。每位迪士尼员工的起点都是从迪士尼大学迈出,在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长河里,迪士尼大学培养了不计其数的员工,非常有意思的是,迪士尼的员工英文不是staff或者employee,而是castmember,中文翻译为演员。人生就是一个舞台,每个人都在其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迪士尼大学则教会了我们如何在工作中最完美的扮演好自己,用广东话说,即是“呢個人好识打工”(这个人很懂如何打工)。我非常感激在九年前邂逅了迪士尼大学,就像今天在座的各位,相信有一天你们一样也会感激在众邦集团邂逅了众邦学院。今天集团总部的同事们是非常幸运的,公司最优质的学习资源每天都在你们身边,你们可以利用下班和休息时间直接在集团接受培训学习,省去了在路途上的时间成本。21岁的时候,我一个人在美国工作,那时候身边没有家人,住的是迪士尼的员工宿舍,室友是两个哥伦比亚人和一个巴西人。每当我上完夜班凌晨1、2点回到宿舍,幻想着能倒头大睡时,却发现室友搬来好几台音响在家里开Party,外国人的体质跟我们是真不一样,他们根本不需要睡觉,我们这种已经很不健康的大学生物钟,在他们眼里都是老人家的生活,所以我室友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Grace,You’re not an old lady,relax OK?”(格蕾丝,你不是一个老女人,放松一下,好吗?)美国是一个讲求人权的社会,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可以尊重但不代表理解,作为一个理智的中国大学生,我并没有加入通宵达旦的Party,而是回到房间关上门努力睡着,因为第二天即便休息,我还要起床去迪士尼大学上课,课后也要自己利用上班以外的时间完成小组作业、论文或者报告。如果说当初自己在这个过程里完全没有抱怨是不可能的,抱怨归抱怨,努力坚持下来之后,现在回头去看那段时期,仍然是心存感激,感激迪士尼的企业培训让我利用闲暇,不经意间就一点一滴的提高了自己,只有我们自己提高的时候,生活所能提供给我们的选择面才会更加宽广。之所以讲了这么多,其实主要还是想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阐述,众邦作为黄石国有企业里的标杆,确实走在了老牌国有企业的前端。它成立和打造了众邦学院这一品牌,致力于为企业培养优秀人才,提高员工整体素质,这一创举极具前瞻性,同时也必定能为打造众邦百年企业添砖加瓦。半年前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进入国企,但众邦集团确实颠覆了过去我对国企认知的偏见,像众邦这样新时代下的国企,事实上正是我们年轻人不断壮大自己,实现梦想的摇篮。
  
  英国作家毛姆的小说《月亮和六便士》让我认识到一句话,“每个人都只看到脚下的六便士,只有他抬头看到月亮”,六便士是英国面值最小的一种银币,小说家利用这最卑微、不值钱的货币比喻现实,并将天空中高不可攀的月亮比喻梦想。在职场上,很多人包括我一直以来都是以薪资为导向,认为工作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挣钱,不断的在现实里追求利益最大化。2013年6月我在澳门硕士毕业之后,被美国DFS集团聘请在威尼斯人做高级奢侈品销售,1年以后我又被葡金集团旗下澳门最大的百货公司新八佰伴聘请担任部门主管,我的老板是赌王何鸿燊的侄子何猷伦,我的上级都是香港人和新加坡人,只有我是唯一得到晋升和管理岗位的大陆人。作为一个应届毕业生,当时我的薪水已经可以拿到年薪十万以上。可是,现在的我回忆起当时,自己好像也并没有多快乐,不是我矫情,而是可能人有一定的阅历之后就会明白,物质所带来的满足和快乐是极其短暂的。有一次在深圳我和朋友去了一家叫胡桃里的音乐餐厅,作为音乐主题的餐厅,店里每天都会有流水线般的乐队进行演出,所有人当中只有一位胡琴手特别引起了我的注意,甚至可以说是给我带来了某种启示。演奏者已经年过中旬、其貌不扬,穿着一件洗的有些发黄的白色麻布衬衫。但只要他开始拉琴,就仿佛着魔般的能够吸引住旁人的注意,因为他的演奏实在是太投入了,他的眼神不会在台下游离,更不会去刻意捕捉镜头,他的整个神情、肢体包括自己好像都已经和胡琴融为一个专属的世界,没人能够打扰,也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我不清楚他们一个晚上的演奏能换取多少报酬,也不再记得他们当天演奏的曲目,我唯一记忆犹新的,是那位胡琴手享受自己工作时的满足和投入。年轻时我们努力奋斗、挑灯夜战,以为长大就是要出人头地、功成名就,真正长大了,才觉得个体最好的存在方式其实是自己觉得快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每个人的头顶都有一弯明月,只是有时我们太在乎脚下的六便士,而忘了月亮其实就在我们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成为众邦人,对我来说,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事业。在我看来,人生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怀揣着六便士,还能抬头仰望天空中的月亮,不奢望太多六便士,同时,也绝不忽视心中的月亮。